保險知識
司機卸貨從車上摔下致殘 法院判保險公司不賠
發布時間:2019-09-25 來源:中國保險報網 點擊:
       司機和隨車人員在運輸車輛上裝貨和卸貨時從車上摔下受傷、致殘、死亡的案例不少,但法院判決保險公司不承擔賠償責任的案例罕見,本案從“保險公司辯稱”到“法院認為”,詮釋了保險條款,彰顯了司法公正。
 
       原告駕駛重型自卸貨車在洗煤廠停車卸貨,在拆解遮蓋煤上的編織布時,因踩空從車上摔下,造成原告受傷致殘。原告將車輛掛靠公司、保險公司、實際車主起訴,訴求賠償各項經濟損失189912元(不含二次手術費)。
 
       保險公司辯稱:“本起事故并非機動車交通事故,而是雇員在從事雇傭活動中遭受的人身傷害,應當定性為提供勞務者受害糾紛,其訴狀寫明,原告是在車輛停止后,不慎跌落摔傷導致,而非由于機動車在運行過程中,由于機動車的原因而導致傷害,原告的傷害與機動車之間不存在因果關系,本案并非保險責任”。
 
       法院認為:“交通事故的發生,不僅強調交通事故場所為法律規定范圍的道路,而且事故應當是車輛造成的。本案事故既未發生在道路上,亦未發生在通行過程中,且事故發生時,車輛已經處于停駛狀態,原告的墜落不屬于車輛使用過程中發生的意外事故,并非法律規定的交通事故,故原告主張被告保險公司在機動車交通事故保險責任范圍內承擔賠償責任的訴訟請求,本院不予支持”。法院綜合案情,依據公平原則,依法酌定由被告車主承擔70%的賠償責任,原告自行承擔30%的賠償責任。
 
       法院認定原告損失包括醫療費、住院伙食補助費、營養費、誤工費、護理費、交通費、鑒定費、殘疾賠償金、被扶養人生活費、精神撫慰金共計154449.51元。故原告的損失,由被告車主承擔70%的賠償責任即108114.66元,原告自行承擔30%即46334.85元,因被告車主已先行墊付35000元,故被告車主應當賠償原告共計73114.66元。
 
       法院判決車主賠償原告73114.66元。駁回原告其他訴訟請求。
 
       一審判決后,被告車主不服,提起上訴:“撤銷原審判決,依法改判上訴人按照農村人口標準支付被上訴人殘疾賠償金及按照月工資標準支付被上訴人實際誤工費及其他費用,原審被告保險公司在上訴人投保車上人員責任險范圍內承擔保險責任,并判令上訴費由被上訴人承擔”。上訴人未將保險公司列為被上訴人。
 
       二審法院認為:“關于上訴人所提保險公司應在機動車車上人員責任保險范圍內承擔保險責任的主張,車上人員責任險主要功能是賠償車輛因交通事故造成的車內人員的傷亡的保險,根據庭審查明的事實,本案并未發生法律規定的交通事故,因原審對此節已作了分析與認定,本院不再贅述,對該項主張本院不予支持”。二審法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后記:
 
        現行《機動車綜合商業保險條款》總則約定:“本保險合同中的車上人員是指發生意外事故的瞬間,在被保險機動車車體內或車體上的人員”,據此,保險公司對上述原因發生事故進行賠償的不是個案,司機和隨車人員因在掛車上裝貨和卸貨發生意外事故大多得到了賠償。對此,理賠人員首先沒有嚴格審核事故是否屬于保險責任,其次沒有認真思考掛車沒有保險不能賠償所致。
 
       貨車的掛車上沒有投保《機動車車上人員責任保險》,無論司機還是隨車人員在掛車上裝貨或者卸貨時發生意外事故,保險公司當然不應在《機動車車上人員責任保險》承擔保險賠償責任。可是有些法官把《機動車第三者責任保險》條款中的主車和掛車連接使用時“視為一體”的“保險責任限額”約定引用在《機動車車上人員責任保險》保險責任上,還有些法官將保險條款“在使用被保險機動車過程中”的“使用”抽象化,混淆“使用”與“停駛”的界限,更有些法官引用“車上人”轉化為“第三者”,判決保險公司承擔賠償責任,以“保險責任”替代雇主責任的案例隨處可見。
 
      本案判決解決了長期困擾保險公司《機動車車上人員責任保險》保險責任認定的理賠難題,同時糾正了有些基層法院片面理解、隨意解釋、任意“引用”保險條款,濫用法院裁判權。此案必將為保險理賠和法院判決起到引導和指導作用,具有引領保險理賠和法院審判的重大意義。
Copyright 2013 山東智誠保險經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關于智誠 | 人才招聘 | 網站聲明
99re6热这里在线精品视频高清在线观看-日韩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