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險知識
暴雨頻至,機動車損失保險公司如何理賠?
發布時間:2019-09-25 來源:中國保險報網 點擊:
       暴雨引發機動車損失的兩種情況
 
        近日我國多地受到臺風“利奇馬”影響,暴雨連連。機動車保險理賠數量增加,林林總總的事件中,需要準確判斷保險公司的理賠范圍。常常發生的包括兩種具體情形:第一,機動車在暴雨中熄火導致損失。第二,機動車在暴雨中涉水行駛導致損失。兩種情況并不相同,第一種機動車因暴雨導致積水過多,導致發動機熄火,車輛發生損失的原因并無人力等其他因素的介入,暴雨是引發機動車損失的直接原因。該損失在機動車損失險的理賠范圍之內,保險公司應當理賠。如《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機動車綜合商業保險條款》第六條第(四)項約定:因雷擊、暴風、暴雨、洪水、龍卷風、冰雹、臺風、熱帶風暴造成的被保險機動車的直接損失,且不屬于免除保險人責任的范圍,保險人依照本保險合同的約定負責賠償;第二種情況是機動車在暴雨中行駛,積水越過發動機高度,導致發動機進水,而后熄火導致車輛的損失。該損失的對應的體現是發動機受損。這一范圍的損失常常是機動車損失險的除外責任范圍。保險公司一般不予理賠。在這一具體情形中,暴雨雖然是導致積水的直接原因,但發動機進水的直接原因是機動車駕駛員在積水越過發動機正常工作位置以后依然選擇繼續駕駛機動車。機動車駕駛員的行為是造成機動車損失(具體指向發動機損失)部分的直接原因。如《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機動車綜合商業保險條款》;第十條第(八)項約定:發動機進水后導致的發動機損壞,保險人不負責賠償。
 
        從以往司法判例和保險經營的角度,上述兩種情況分別有不同層面的反饋,需要逐一加以分析。
 
        一則機動車涉水駕駛保險理賠糾紛
 
        2017年6月27日13時許,原告駕駛牌號為滬FP××××轎車行駛至上海市某地,恰遇暴雨,行駛中保險車輛熄火。原告遂與被告取得聯系,并按照被告的指示在原地等待施救。當日下午,牌號為滬FP××××轎車被送至上海某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下稱“4S店”)。經4S店檢測,保險車輛熄火系因暴雨所導致,原告遂委托4S店進行維修并支付了修理費222000元。保險車輛投保于被告處,事故發生于保險期間內。2017年7月26日,原告向被告提出理賠本次事故保險車輛修理費222000元,不料被告知本次事故只能理賠148000元,剩余74000元以發動機進水損壞不屬于其賠償范圍為由拒絕支付。綜上,為維護原告合法權益,特訴至法院,要求判如所請。審理法院認為:“本案已有證據證明事發當時本市某地降雨達到暴雨標準,而暴雨導致路面積水是常見現象,暴雨時也容易引發交通混亂,因此在暴雨尚未阻斷交通時,盡快駛離積水路段,防止暴雨持續、積水加深從而導致滯留車輛更大損失,是大多數駕駛員會采取的做法,符合常理。”進而判斷“本案中導致發動機進水的近因是暴雨,應屬被告的保險責任范圍”,最終判決保險公司向投保人支付發動機損失部分的保險金。
 
        判斷是否構成“常理”的因素
 
        判斷一件事情是否屬于“常理”,比周邊環境驅使行為人如何行為更直接更重要的因素是:作為一個合格的駕駛員根據周邊環境對駕駛行為本身采取何種行為反應。積水過深會導致發動機進水,發動機進水會導致發動機損壞,發動機損壞會導致機動車無法繼續行駛,可見 ,一個理性的駕駛員在積水過深的情況下的選擇未必是繼續駕駛,因為一旦發動機損壞則無法繼續駕駛,駛離暴雨積水路面的目的最終無法實現。所以,客觀地講,積水過深,盡快駛離積水區域不必然成為“常理”。
 
       “常理”非保險經營原理
 
        從保險經營原理角度,機動車保險包括保險責任范圍和除外責任兩部分,投保人繳納的保險費是這兩部分綜合的對價。通俗地講,機動車保險并非對所有機動車損失進行保險,而是如蛋糕店出售的蛋糕一樣,顧客交多少錢,蛋糕店老板就賣多大塊的蛋糕給他。投保人繳納多少保險費,就應該獲得多大范圍的保險保障。
 
        綜觀機動車損失險的保險合同條款,暴雨情形下,保險公司的承保范圍包括兩條:第一,因暴雨造成的被保險機動車的直接損失,且不屬于免除保險人責任的范圍,保險人依照保險合同的約定負責賠償;(以下簡稱“第一”)第二,發動機進水后導致的發動機損壞,保險人不負責賠償。(以下簡稱“第二”)“第二”是“第一”的除外責任,即第一條中承保的“暴雨造成的機動車損失”中不包括“暴雨引發積水過深→積水過深時駕駛員啟動機動車以及繼續駕駛機動車導致發動機進水→發動機進水導致發動機損失。”換言之,投保人繳納的保險費換得的“蛋糕”是“第一-第二”。如果對“第二”發生的損失給予理賠,則相當于投保人獲得了自己沒有繳費的“蛋糕”。
 
        對機動車損失保險產品的反思
 
       從保險產品的角度,保險產品設計時,是根據發動機進水導致的損壞加以排除的發生風險率來計算保費的,如果上述情況下判賠,那么,保險公司對原先的風險評估必須重新進行,費率將以提高后的標準重新厘定。不然如果進行賠付,受損的將是投保群體的利益,因為投保人繳納的保險費是投保群體共同繳納的保險基金的組成部分,投保人獲得的保險金源自于投保群體保險基金的匯集。進一步講,如果要達到前述情況下保險公司賠付的結果,則需要重新進行風險評估,保險費率將重新厘定。在投保人有特殊需求時,可以采用附加險方式予以滿足。
 
        保險行業的發展實際上是幾個層面的交疊和調和的結果,一方面,保險具有“我為人人、人人為我”的互助屬性;另一方面,保險采取了商業的運營模式進行經營。一方面,保險是用現實的保費支出,換取對未來危險的轉嫁;另一方面,保險所承保的風險是否發生并不確定。一方面,保險是個體理性的結果;另一方面,保險是投保群體匯集的制度。法律在確認、調和保險的多重矛盾時,需要考量的不僅僅是一般的、社會共通的關系屬性,更應當對保險經營原理予以特殊的關注和維護。在機動車保險的理賠處理問題上,首先,應當將機動車駕駛員作為一個專業的群體進行觀察,這也符合公共管理體系對機動車駕駛員進行考試等方式進行管理的基本理念;然后,還需要遵循保險經營的基本原理;最后,應當將單一的保險理賠置于投保群體利益的層面進行考量。因而,在暴雨引發的機動車損失中,由于積水過深,駕駛員選擇繼續行駛導致發動機進水而損壞的,保險公司不因當對發動機的損失予以理賠。
Copyright 2013 山東智誠保險經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關于智誠 | 人才招聘 | 網站聲明
99re6热这里在线精品视频高清在线观看-日韩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