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案例
    在維修工位被自己車撞傷,保險賠不賠?
    發布時間:2019-09-21 來源:中國保險報網 點擊:
           本文以中國裁判文書網公布案件為素材,研究一起中巴車司機在汽車修理廠維修工位被自己車輛撞傷事故引發的保險賠償糾紛訴訟案件。該案件歷經區法院、中院兩級審理,在當事人對投保及事故情況無異議前提下,兩級法院援引不同法律法規,界定不同案由,做出內容完全相反的判決書。研究此類案件,意在提升機動車保險經營能力、提高保險訴訟質量效率、提高社會治理能力。
     
           三重遺恨源于未拉緊的手剎
     
           本文素材案例事實在當事人之間陳述和兩級法院審理查明一致。判決書顯示,A先生與甲運輸公司簽訂一份客車運營線路有償使用租賃經營及安全合同(下文稱“《租賃合同》”),約定前者承租后者的一輛中巴客車從事客運經營,自行承擔承租期間經營成本的各項開支以及發生的交通、商務、意外等事故所造成的經濟損失。《租賃合同》簽訂后,甲運輸公司與乙保險公司簽訂了一份機動車保險合同(下文稱“《保險合同》”),為該標的車投保了交強險、商業三者險(保險金額為50萬元)及不計免賠險,并在投保單上蓋章簽字。在保險合同期間某日早上7時許,A先生(時年52歲)駕駛標的車前往汽修廠進行維修。期間,A先生將標的車停放在維修地槽后下車在車頭前方進行查驗,因為手剎未拉緊,該車向前滑動撞倒并致傷A先生。鑒于事故發生在修理廠地槽且未處于通行狀態,交警隊未認定為交通事故。因為賠償問題,A先生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甲公司和乙保險公司承擔A先生各項損失。一審法院判決乙保險公司向A先生賠付X元(其中,交強險賠付120000元,商業險賠付其余部分),由A先生負擔案件受理費。不服一審判決,A先生與乙保險公司均提起上訴,二審法院判決撤銷一審判決、駁回A先生的訴訟請求,由A先生自擔損失并承擔一審二審全部案件受理費。因為一時的疏忽釀成不該發生的事故,給A先生造成身體損傷、精神損傷和敗訴后的經濟負擔三重遺恨。
     
            統一保險糾紛審理標準有待推進
     
           素材案例是一件典型的事實清楚、理解不同導致結論迥異的保險訴訟糾紛案例。經梳理,筆者從案由、關注底層事故程度、被保險人身份轉化、對《租賃合同》影響力、判決依據、判決內容等六個方面對比一審、二審法院審理思路(見表)。
     
           在對比不同層級法院審理邏輯之后,還應當看保險公司在參加訴訟過程中亟待加強的兩塊短板。1.答辯理由體系統一性。一審時,乙保險公司12條辯稱理由,其中1條從事故性質提出拒賠理由,其中10條論述A先生醫療費、生活費標準等等。2.特殊業務銷售嚴謹性。車險業務一般情況下,投保人和被保險人一致。本案件在保險合同資料中顯示的名義投保人、被保險人為甲運輸公司,真實支付保費者為A先生。通過此角度,提醒保險公司開拓存在名義投保人、真實投保人保險業務時,對于填寫投保單、說明提示義務、送達保險合同等工作時,應當比一般投保采取更為嚴謹的工作。
     
     
     
           配套化的治理有效預防風險
     
           保險訴訟案件是一面多棱鏡,從中折射出底層事故、保險經營和保險審判活動中亟待修補的瑕疵。以案為鑒,從加強駕駛員管理、保險公司車險經營和法院優化保險糾紛審理活動提出建議。
     
           一是加強駕駛員管理。從大量的保險訴訟糾紛和車禍來看,類似于A先生駕駛員被自己駕駛的車輛撞傷的事例大體上可以劃分為兩大類:一是違反駕駛技術停車。例如,臨時停放在斜坡上徑直到車下檢修,被所駕車輛壓傷;臨時停車攀上車箱整理貨物墜車。二是違反交通法規行車。例如,因為超速導致翻車將駕駛員先甩出駕駛室后被所駕車輛壓傷甚至奪去生命。這其中很多駕駛員已經與駕車失緣,成為其他駕駛員引以為戒的負面典型。從社會分工角度看,規范駕駛員的交通行為的確不是保險行業的主業,但是與保險行業持續健康規范經營息息相關。比如,近期公安部門與保險監管部門推動的“警保聯動”舉措,不失為保險行業主動參與交通行為安全管理的有益探索和大膽實踐。
     
           二是提升保險經營行為。在保險實務中,一些從事貨物或者旅客營運企業,實行加盟或者掛靠模式不在少數,從表面上看,《機動車行駛證》上載明的名義車主為運輸公司;從車輛實際出資和日常運營看,實際的車主為加盟或者掛靠的個人。提升此類保險業務經營品質,筆者提出以下建議:1.在保險銷售環節應當邀請名義投保人和實際投保人雙方到現場或者通過視頻遠程進行保險合同條款介紹,尤其是免責條款介紹,認真履行說明提示義務;2.對保險合同條款送達實行同時送達名義投保人、實際投保人,提高保險銷售經營質量,最大限度減少后續理賠環節留下隱患;3.參與到被保險運輸企業風險管理培訓、遠程監控營運車輛狀態中,前移風險管理關口,切實預防事故;4.對報案迅速響應,依靠交警部門、技術專家等專業人士準確界定事故性質,準確采取理賠或者拒賠措施;5.對于疑難案件,報請法人機構或者國家級保險行業法務專家進行指導,提高依法依規應訴能力。通過提升保險經營能力,減少各方當事人訴累,提高理賠質量效率。
     
           三是協助推進保險糾紛審理標準化工作。上述案例,對推進保險糾紛審理標準化工作提出了現實需求。保險行業參與推進保險糾紛審理標準化工作,建議采取以下措施:1.督促保險公司基層公司相關人員學習最高人民法院有關《保險法》的司法解釋,切實提高法律認知水平;2.由國家級保險行業協會編輯、出版、推廣有關典型法院案例,為梳理保險糾紛審理思路提供正確的借鑒;3.積極協助參與保險糾紛智能軟件建設。公開資料顯示,某基層法院“要素式審判智審系統”V1.0通過中國版權保護中心審核,獲得國家版權局計算機軟件著作權登記證書,通過輸入信息要素,可以自動生成庭審筆錄、裁判文書。在借鑒法院成功探索智能審判基礎上,由保險行業協會牽頭,吸收骨干保險公司參與,開發保險行業“要素式理賠智賠系統”,同時服務于保險經營和保險糾紛審理智能化建設。通過提升保險糾紛審理能力,提高保險糾紛審理質量效率。
     
           立足保險行業經營風險的行業定位,預防風險、減少保險事故、降低保險訴訟數量,有利于夯實保險行業發展基石,有利于踐行保險行業使命,有利于使用保險手段實現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
    Copyright 2013 山東智誠保險經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關于智誠 | 人才招聘 | 網站聲明
    99re6热这里在线精品视频高清在线观看-日韩片